杞暖

占tag歉#

一个走心的群宣。◝ᴗ◜。

欢迎来到吃枣药丸的全职语c群
进群改皮 不重即可˵ •́ o •̀ ˵
马甲格式:人物【战队】
1.开卡拟物拟 不开时期 带工会成员๑•෴•๑
2.禁小白(半白可以嗷๏̯͡๏) 玻璃心 禁撕逼 两次以上直接飞机票
崩皮水聊适可而止 下皮戴套b/()
3. 换皮第一次随意 双方商量好即可 二次自戏100+ 三次自戏300+
4.cp问题自行解决 (尽量别太脱离原著)私戳管理小窗扯证
5.禁黄豆 半禁麦(偶尔开麦ʚتɞ)
4.有事请假 马甲后带【假/周弧/等】
希望大家和睦相处 共创美好家园!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那么
——不要大意的进群吧!
群号:680419779
祝愉!( ๑‾̀◡‾́)σ»

这里的沐橙在等待着一只疼爱她的老哥与修哥

这里的喻队正翘首盼望着他的少天小公主

这里的孙翔和小周期望着一个温柔的江副

这里的乐乐想要一个土!豪!孙!

#因为是新群 好多皮都缺嗷

#嗯嗯嗯期待小可爱们的到来(˶‾᷄ ⁻̫ ‾᷅˵)

【全职|王杰希BG向】游戏

#王杰希x你

#重度ooc预警 警报 警报 注意 这不是演习!

#私设如山 生命不息ooc不止 有糖(大概?

#人物是虫爹的 ooc是我的

——————————————————

游戏

王杰希X你

0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之前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随时都要坠下来。周遭安静极了,空气中布满了死寂,泠凝到了极点。

你悄悄的抬眼向外面的世界望去,那些坏人已经走远了。

你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在头上的盖子,走出了藏身之所。

地下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们,身下肆意流淌的鲜血,将这个静谧的村子染得彤红,无一不在申诉着这个地方在几个小时前曾被洗劫过的痕迹。

你安全了。你对自己说。

你活了下来。或许,在这场浩劫中,你是这里的唯一幸存者。

王杰希,我赢了。


1

你像往常一样趴在门前的石桌顶上,用随手捡起的树枝写写画画。

你在等着王杰希回家。

他像往常一样推着车子去镇上卖,每次回来都会带你最爱吃的冰糖葫芦。

你扑到他身边一把夺过糖葫芦的样子每天都会发生,他总是无奈的笑问你到底是盼着他归家呢还是盼着冰糖葫芦归家呢?你专心的吃着手中的糖葫芦不去理会他,他也不恼,只是拍拍你的脑袋说“去玩吧”随后便不在说话。

只是,他总喜欢日复一复不厌其烦的问着你同样的问题。你也很不给面子的从来不回复他。

糖葫芦跟王杰希一样重要。你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说了一万遍。

当你终于无聊到把石桌上都涂满歪扭七八的文字的时候,算算时间,他也该回来了。

今天回来的有些晚呢。你闷闷不乐的想到。

2

王杰希是你什么人呢?其实你自己也不清楚,你只是他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顺手拾回家的一个孩子罢了,那年正赶上闹饥荒,多少人为了活下去甚至与自己的亲人反目成仇。

而他,却拾来了你这个小祸害,并从此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那时候你想,王杰希,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人了。

而后来你发现,事实确实是如此。

你原本以为那场大饥荒就是你生命的终结了,可,你遇到了他。

一个从地狱把你带入天堂的男人。

3

王杰希还没有回来。

你抬头看了看天,天快黑了。

你有些担心的走到门口,向村口处眺望。可在你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听到了一声枪响。

村口没有推着车子朝你赶来的王杰希,而是一支统一穿着黄色军装拿着刺刀的部队。

那个时候的你并不知道他们是谁,你只知道,灾难就要降临了。

随着“砰”的一声枪响后,一个人倒在了你的面前。然后便是一阵阵接连不断的枪响声还有一个又一个倒在那支枪管下的无辜的人群。

枪声不断,倒下的人越来越多,那群人就像是魔鬼一样,他们感受不到羞耻,反而引以为乐,甚至越来越起劲。

你害怕的闭上眼睛。今天,恐怕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吧。你绝望的想着。

可惜,你还没见到王杰希最后一面。他今早临行前的笑是那么的好看,说着让你乖乖的等他回来。

你恐怕是要失约了。

你其实并不怕死,但是遗憾的是,没能等到王杰希回家,也终究没有吃到今天的冰糖葫芦。

你还没有告诉王杰希,他对你有多重要呢...

4

枪声越来越近了。

你突然觉着不是那么害怕了,不过就是眼一闭血一流的事儿,下辈子重来还是一条好汉。

只是你不知道王杰希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否还活着呢?你祈祷这群恶魔没有危及到镇上的人民,而王杰希也正巧因为一些原因还停留在镇上。

你突然笑了,本来就是在饥荒时就该死了的人了,你能在多活了那么多年,已经是赚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又是一声枪响,一个女人倒在了你的眼前。

那是邻居家的大嫂。你记得她,一个十分善良的女人,平日里对你的照顾毫不少于王杰希。

那一瞬间你再也忍不住了,你跑了出去,冲向那群架着抢的恶魔。

可在你没走几步的时候,便被一股力量牵制住了,你一个踉跄,随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个怀抱你太熟悉了。

是王杰希。他回来了!

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像是开了闸的龙头似得,不要钱的往外流。你突然心安了,可又心慌了。

他回来了,他还是回到了这个危险的地带。

“别怕,这都是假的,只是一个游戏。”

王杰希一下又一下的安抚着你的后背,声音很轻却让你十分安心。

他说:“今天的糖葫芦。抱歉,来的时候弄脏了。”他从布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已经不再完整了的冰糖葫芦,有些歉意的看向你。

你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冰糖葫芦,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塞入口中,今天的冰糖葫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着甜的让你有些牙疼。

“王杰希,下回,别再买糖葫芦了。”你说。

他有些发愣的看着你,半响回复到:“好。”

他从不干涉你的事情,也从不询问你不去说的原因。有的时候你觉着,如果谁有幸嫁给了这个人,简直会被宠上天去。

“我长大了,王杰希。”

你长大了,不再是每天都给他添麻烦的野孩子了,你也要开始试着去保护面前这个男人了。

他笑了,真好看。你想。

5

木门被粗鲁的推开,碰撞到墙上发出了重重的响声。一群黄色衣服的恶魔举着枪走了进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着你听不懂得言语。

他们开始一步步的朝着屋里走去,手中的枪来回摆动不错过这院中任何一处角落。

王杰希不得已放开了你,他深深的看了你一眼,仿佛想要记下你全部的样子。他的眼中好似有着浩瀚星辰,你一瞬间愣在了那里。

“我们也做一个游戏好吗?”他笑着对你说道。

“什么?”你不知道外面那群都是什么人,也不知道王杰希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你打心底的相信着王杰希所说的话和他所颁布的命令。

“你躲到那个缸子里,我不喊你你不要出来,如果到游戏结束你没有被任何人找到,那么你就赢了,这样我就带你去镇上吃最好吃的糖葫芦,怎么样?”他边说边不经你同意就将你塞进缸子里,之后还怕你会出来似的又补了一句“一定不能出来哦。”

你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你不懂为什么,但照王杰希说的去做,准没有错。

“恩!我会赢得!”你会赢得,你要向他证明,你长大了,不会再拖累他了。

他笑的更灿烂了。他嘴角上扬着的美丽弧度,但看起来却又有些悲伤。你想,此刻他的嘴角有太多的读不懂。

6

脚步声近了。

他最后摸了摸你的脑袋,说:“以后要好好地。”

你不懂他话语的意思,他没有解释,将你的头向下压了压,拿了一个盖子盖住了缸口。

那些你听不懂得说话声近了。

王杰希起身,朝门外走去。你熟悉的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那群陌生而又令人寒颤的脚步声却戛然而止。你听见了他们大声喊叫的声音和子弹上膛的声音。

你偷偷的掀开盖子,透着一点缝隙向外看。王杰希被那群人架着走出了门外,他回过头朝着你的方向,用口型的方式对你说:“躲好。”然后又是那个你再熟悉不过的笑。

你也朝他笑笑。

我一定会赢得!你低下头再次躲到一片黑暗之中。

那是你最后一次,在看到王杰希的笑。

7

大概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渐渐静了下去,你听到了卡车开动的声音,车上那些陌生的、使你毛骨悚然的笑声随着卡车开动的声音越飘越远,直至再也听不到为止。

你从缸中走了出来。

你看着躺了一地的人,那个时候的你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王杰希不见了。

王杰希不见了,那,我的奖励呢?

你呆愣愣的站在死人堆里。

你还是没有被人发现,你做到了王杰希布置给你的任务,你再也不是那个只会找麻烦的熊孩子了。

王杰希,我赢了。

8

从那之后,你离开了这个村子,漂泊到了很多地方。你去了镇上,去了省城,去了北平,去了上海。可,你在也没能在这其中一个地方里找到过王杰希的身影。

王杰希,你耍赖。我赢了,我的奖励呢?

你...呢?

9

1945年8月,日本军宣布投降,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胜利。

你嫁了人,安了家,有了稳定的工作,日子过得还算得上滋润,至少比起当年的大饥荒时期,现在的你快活多了。

可是心里时常空落落的。

后来你明白了,那群黄色衣服的恶魔是日本侵略者,那个所谓游戏其实就是王杰希用自己换取了你的平安。

他与你非亲非故,却救了你的命两次。一次是那场灾荒,他将你拾回家里当亲人一样对待着,一次是那次游戏,他使你成为了那个可怜的村落里唯一的幸存者。

王杰希这个男人,他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时间并不长,短到你可能随时一愣神,就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可你不会忘,在一个个慢慢长夜里,在一段段岁月时光里,你始终记得,王杰希,和他每天晚上从镇上带给你的冰糖葫芦。

他是你见过最温柔的男人,他带的冰糖葫芦也是你吃过最好吃的冰糖葫芦。

10

你从未放弃过寻找王杰希的想法,你也试了很多办法,放出很多信息,只是这些信息放出去后便再也不曾有了回信。

你一直都知道,你所做的这一切也许只是徒劳罢了。可,你从不停止寻找。

王杰希说过他会回来的。他从来不会骗我。

他还欠我一个奖励呢,他还要带我去吃镇上最甜最好吃的冰糖葫芦呢。

你喃喃自语。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你的头发都以花白,眼睛也快要看不清了,你仍然在通过各种渠道追寻的王杰希的下落。你的丈夫将信一把拍在桌子上:

“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多久!”

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半响,你哭了。

你想起了王杰希,他从来都不会凶你骂你,他只是轻轻地将你搂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安抚着你,直至你开心为止。

你再也没有遇到过温柔如他一般的人了。

你的脑海中浮现出他的样子,这般多年过去,你已经老去,可他在你心中还是最美好的样子,不论过了多少年你都不会将他忘记。他的面庞,他的眉眼,他年轻的模样,他那仿佛倒映着万千星辰的双眼,和他那句:

“糖葫芦和我谁重要?”

“你重要。”

王杰希,最重要。

只是这个答案,你给的有些晚了。

11

其实你比所有人都要清楚王杰希是不会回来的了。

因为那一年,是1937年。

因为那个地方,叫做南京。




——ENGINE撒花!——













结束了…













后面真的没有了…












你还看?都说了没有了…












好吧其实还有一点…

————————

你的双手在键盘上不停歇的打着字,突然感受到了一丝键盘侠的快感。

死王杰希!看我怎么写死你,哼!╯^╰

你因不满男友爱荣耀胜过了你,但他身为微草战队队长,肩负重任,你又不好去说什么。于是便将愤怒转移到了电脑,深夜码文报复社会。

终于打完最后一个字,王杰希成功的在你的文里a掉了。你如释重担的长舒一口气。

“写的不错。”身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被吓了一个措手不及,两只手慌忙捂住电脑的屏幕:“你你你,杰希爸爸你走路怎么没声儿啊!”说着你又把屏幕捂得更严实了点。

开玩笑,这玩意要是被王杰希看到,那还得了?

那一天,你又回想起了戴妍琦因为写all文被肖时钦抓包的恐惧…(╥_╥)

“别挡了,我都看见了。”他勾了勾唇角对你说到。
你撇了撇嘴,认命的放下挡在屏幕上的手,转过头去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就在你写到我要和你做游戏的时候。”他笑了笑,甚至还笑出了声!

这笑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暖人心,但此时的你却总觉着这里面掺杂了一丝嘲笑。

你将嘴撅的老高,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扑进他怀里,就差没把我不开心快来哄我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王杰希你最近都不陪我…”

他紧了紧抱住你的双手,低头吻住了你的额顶:“抱歉,是我不好。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你蔫蔫的将脸埋在他胸口,不给予回应。

“那…我们也做个游戏好吗?”他用手点了点你的脑袋,温柔的说到。

“诶…?”你不知所云的看着他用超快的手速关了电脑,将你抱到床上。

他深情的望着你,轻轻的亲吻着你的额头、眼角、鼻尖,直至他完全覆盖住你的嘴唇。

“啪”的一声,灯被关掉,四周陷入了一片昏暗。他薄唇轻启,好听的声音从嘴里吐了出来:

“睡觉。”

……

“王杰希…”

你看着睡在身旁的他,觉着一切都来的太过于不真实。你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旁,指尖轻柔的划过他的眉、他的眼、他高挺的鼻…

“我愿意用我吃过的所有糖葫芦换你回来。”

你又想起了那篇文,想起了温暖如冬日暖阳一般的他,和那个在战乱之中苦苦等待着他回来的你。

“我一直在。”他说到。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够使你心安。或许他本人就是富有这种魅力。

王杰希这个男人,光芒万丈。他给你迷惘的未来里,带来了希望与光明。

他握紧你的手,你感受到了他手心的炽热和他内心深处传达给你的坚定。他的另一只手搭在你的身上,就像文中一样一下又一下轻轻的安抚着你的后背。

“睡吧,我不会离开的。”

你笑着点了点头。

嗯,晚安。我的魔术师。

半响,在他快要以为你要睡着了的时候,你突然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到。

“王杰希,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眼睛里,好像住着万千星辰。”

“嗯?”他疑惑的回复。

“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王杰希: ……

MDZZ。




————————

好了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篇文里面的“游戏”是根据一个真实案例改写的。大概很多年前了在书上看到了这样一个案例,挺揪心的。

写这篇呢算是给列表一个妹子写的吧。妹子很喜欢大眼,所以突发奇想码了写一篇文儿。

其实说是王杰希x你倒不如说是亲情向(?)

文里虽然没有写到年龄,但是有几个地方大概刻画了“你”的年龄其实足以做大眼爸爸的女儿了…

对!没错!我就是要描写出眼爸这浓浓的父爱!(话说一开始想把“你”写成英杰来着的hhh【快够)

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糖…小学生文笔 大家勿嫌 (*꒦ິ⌓꒦ີ)

然后,我爱你们٩(๛ ˘ ³˘)۶